負負得正 白色數學之美 ── 談林壽宇的一件小作品

文/莊普  一件作品裡有許多東西可看,但細節往往能讓我看得出神入化,它的存在使觀看這件事變得活潑而有趣;除了震盪出心中微小的共鳴,「空.悟」的領悟,未經感官過濾,隨即而至。


喬托 對小鳥的說教

文/陳景容  喬托(Giotto,1276-1337)是中世紀末,文藝復興初期義大利的畫家,他可以說是開拓了文藝復興的肇始。據說他幼年時期,有一天在牧羊時隨手在石片上畫出小羊素描,被路過的畫家契馬布耶(Cimabue,約1240-1302)所賞識,因而收他為徒弟。


迷途的鐵甲武士 Knight Errant ── 奧斯卡•柯克西卡 (Oskar Kokoschka)

文/鄭瓊銘  柯克西卡是奧地利表現主義的代表畫家。表現派主張藝術的表現要絕對性、必然性、直入內心的真實。作品則強烈的表現出人性赤裸的主觀狀態,掙脫一切外形與自然的束縛,以精神的體驗,含蘊神秘性與宗教熱忱,達到忘我境界的呈現。


集結著不同的山中神力與能量──萬山岩雕孤巴察娥 [Gubatsaeh]

文/劉高興  在台灣中央山脈的南端,出雲山自然保護區的下方,舊萬山部落所屬獵區的原始濶葉林裡。自1978年起直到2007年止,陸陸續續發現有十大塊座落在不同山崖的岩雕──分別刻畫著許多罕見原始的形紋與圖像,學者們通稱它們為 [萬山岩雕]。


藝術與生命裡的「孤獨」狀態,是宿命的!

文/郭維國  四月的某日,獨自到重慶南路「東西畫廊」書店閒逛,在眾多西方藝術大師的畫冊中無意間翻到一本介紹愛爾蘭畫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 1909~1992)的書:John Russell‧Francis Bacon,封面圖像讓我凝視很久……。


擺盪於說明與繪畫性之間的「真菌類」

文/盧怡仲  1995年前後,我購得一本 Terry Winters 畫冊。當時讓我毫不猶豫肯花鉅資 ( 旁人不見得如此認為 ) 買下精裝本的關鍵,就是見到了這件「真菌類」作品的圖片。「真菌類」一作,是Terry Winters 1982年「新抽象」初期發展時的代表。


Walter De Maria 的 The New York Earth Room

文/卓有瑞  城市風殘破敗的角落,一直是我創作的主題,它斑駁的痕跡,往往帶有人文和時間的烙印,也顯示了人世的滄傷及歷史的感懷,將存在於世界各個角落的建築景觀個人化,形成一主觀的抒情景緻,藉而抒發個人的心緒節拍;在空間上羅天網地,在時間上罩古籠今,而旨意所在乃為:生命 !!!!


沉默的悸動 ── 蘇拉吉的黑色繪畫

文/陶文岳  在巴黎畫派 ( L’ECOLE DE PARIS ) 的眾多藝術家中,很少藝術家像法國藝術家皮耶.蘇拉吉Pierre Soulages的作品,在同輩創作者中顯得如此獨特而與眾不同。


記憶中的奧達里斯克

文/林欽賢  回憶起六年前目睹奧達里斯克的原作時,在展覽廳內熱鬧的人群裡,我卻能屏息凝神,對身旁環境視若無睹地…與奧達里斯克眼神交會,她的身體就像緩緩的階,引領世人一步步地以溫柔來了解女性,透明的肌膚質感、蛇蟒一般的線條,與東方文明的神秘,在近乎黑色的背景前凝結成紀念碑式的雕刻,她泰然靜止的斜臥是一種深情的等待──等待被更好的言語來詮釋。


畢卡索的〈亞維儂的少女〉

文/王福東  位於紐約中城53街的「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是學藝術的人到紐約之後,必須拜訪的重要景點之一。1983年秋天,筆者第一次到紐約時,猶記得剛踏進MOMA美術館之後,馬上就被畢卡索的〈亞維儂的少女〉深深的吸引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