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乩的創作

2008/03/25 – 4:33 下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5,902次

文/侯俊明

靈魅‧狂想‧洪通
/ 雄獅圖書出版

  大概是在我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洪通的作品。是戴壁吟與陳政宏在朴子回歸線畫室放幻燈片介紹洪通給大家看的。我記得我回家之後就在寫功課的折疊椅子上憑著記憶,用簽字筆畫線條,模仿起洪通的畫。

  到底是什麼吸引了孩童時代的我?我已經忘了。可是經過了四十年,接觸各式各樣傳統與當代的藝術品,我依然還是深受洪通及其作品感動。是什麼感動了我?籠統的說,大概就是所謂的「才氣」吧!這是很殘酷的事實:藝術這東西不是很用功念書、勤練技巧,很努力的表現就可以有所成就的。它是一種特殊的質地,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沒有中間值,只有零分與一百分。人間難得天才。沒有才氣的人裝模作樣、頭頭是道,結果是「有樣沒款」,總讓人覺得怪怪的。

  雖然我也同意天才是九十九分的努力加上一分的才氣,但如果就少了那麼一點才氣,九十九分的努力還是白費了。

  這樣說好像在洩大家的氣,好像只有極少數的人能當藝術家。藝術若是被當作一種工藝飾品,藉此自娛娛人,或是自我完成、自我療癒,那當然是人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的,而且我們也亟需要這樣的藝術家為我們美好的生活貢獻心力。

  至於生活在簡陋密室裡的洪通,是個乩童,是個瘋子。他以通靈般的能力留下了神秘符咒,無法消災解厄、驅邪卻病,更無法增福納吉,卻叫我久久不忘。

  他到底給了我什麼?說不上來。但我肯定是被下了符咒!

【本文作者簡介】

  • 姓名: 侯俊明
  • 生日: 1963.01.10
  • 出生地:嘉義
  • 學歷:國立藝術學院 (今台北藝術大學)
  • 經歷:
  • 現任:
  • 專長:版畫
  • 最近一次展覽名稱時間地點:頭份靜心 2007.10
鏡之戒 侯俊明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