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蘇東坡〈寒食帖〉

2008/04/21 – 11:36 上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13,509次

文/林銓居

宋/蘇軾/寒食帖卷(局部)

  書法是我們的文化中絕對特有的藝術——我指的是,東西方文明在視覺藝術、文學、建築、舞蹈或戲劇等所有類別的藝術中都各有千秋,在古代與當代繁多的藝術形式中都各有突破,但唯獨對書法的欣賞、解讀與創作,是中華文化獨有的機密。中亞也有書法,但它的主要表現是文字的裝飾美;近現代有以抽象線條來完成繪畫的藝術品,但它的主要表現是空間與質感的形式美。這些都可以視為書法美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那麼什麼是書法美的全部呢?我認為是一件作品,透過文字、筆線與通篇的結構與氣象來完整反應一個人的精神面貌,才是書法美的全部。我以前對這種美感只有模糊的想像,但看過許多書法真跡後,尤其是蘇東坡的〈寒食帖〉後,就更確立了藝術家是可以透過作品,穿越時空,在一千年後仍然傳遞著「如在目前」的即時性、永恆性的感染力與存在感。

  那麼如何能獲得書法美的全部?這一點得感謝我們的文化養成,一種「螺狀結構」、由外而內的訓練方式:當我們還不懂書法時,我們的文化讓我們先讀詩、讀公孫大娘舞劍、讀王羲之的文會雅集;當我們漸懂書法時,我們的文化讓我們讀山水畫、聽古琴、看昆曲;當我們幾乎看遍所有藝術形式而有時感到虛空時、感到藝術有時無法完全表達內心時、當我們年紀漸老感到一片蒼茫時,書法以它無言的美,在螺狀結構的最高點、在古今中外一千個藝術家留下的一千面鏡子的背後,不費一字一句的告訴你:我就是你的內心、宇宙的全部。

  最後我用一點點篇幅說一下〈寒食帖〉:論法度,它起首是晉唐以來最精華的醇厚恢宏之美;論佈局,它錯落有致,節奏引人入勝;論筆法,它幾處中鋒懸針(年、中、葦、紙四字),讓人一再揣想蘇東坡如何在沉緬於極度憂傷的運筆過程中,突然提筆起來寫下那如劍刃般筆意的手勢。再往下看,我們漸漸發現每一個字都像傷心欲絕似的伏倒在那裡,書法的法度和優美的情態不見了,然後我看到濕透的、落著花瓣的「燕支雪」,看到突然「鬚已白」的詩人,看到「死灰吹不起」的景況。〈寒食帖〉若再寫得多一點姿態、多一點法度、多一點裝飾美,那麼它就不那麼感人了。它的感情濃度如此飽滿,正因為它被盛裝在一個損之又損、少到不能再少的形式美之中。而這幽微、準確、飽滿、淨空的一切藝術狀態,這種哀而不傷、死而不亡的美,西方的當代藝術也許必需靠醉酒與藥物才能達到,但書法的秘密就在這裡:它使這種狀況瞬間顯現,而且幾乎無限延長,就像涅盤。

【本文作者簡介】 
  • 姓名:林銓居
  • 生日: 1963年生
  • 出生地:台北縣
  • 學歷:文化大學美術系、美國Goddard College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畢業
  • 經歷:曾任《典藏藝術雜誌》執行編輯,兼任東海大學美術系、台南藝術學院建築研究所助理教授。
  • 現任:專職畫家
  • 專長:繪畫、寫作
  • 最近一次展覽名稱時間地點:
    2007 晴耕雨讀‧台北明日美術館
讀書者 104×38 公分 油彩‧畫布 2005
  1. 2 Responses to “讀蘇東坡〈寒食帖〉”

  2. 前幾天進故宮
    的確
    書寫把我吸引住
    字意與筆意是通貫的

    By 李民中 on 五月 5, 2008

  3. 很棒的「寒食帖」,很棒的賞析與尊讀!

    淒美不來自形式的造作,而是來自親身境遇,心靈幽微深處的誠實展現,
    我向來欣賞蘇東坡,「莫聽穿林打雨声,何妨吟嘯且徐行」,此種人生景況,既投入,又超拔,在患難離亂中,能夠有身心安頓的覺性自處,特別值得尊敬!

    By 徐畢華 on 八月 19, 2008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