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界美學大師 ── 林飛龍的叢林系列

2008/04/25 – 12:13 下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15,373次

文/曾長生(Pedro Tseng )

叢林 林飛龍 

  林飛龍(Wifredo Lam,1902-1982)無疑是第一批來自第三世界的藝術家,他能出自內心的瞭解到西方最偉大畫家創作與所有原始社會藝術創作之間的潛在關係,他在一開一合的頃刻之間,詭異地又重新將數世紀被征服者與奴隸制度所破壞的關係連結起來,他不需要任何學習即体驗到此種關係的存在。林飛龍的思想並不是經由表象的發展,他的思維是由神奇的背景文化所構成,此文化背景可說是結合了現在與古老的所有人類共同文化的匯集之地。

  林飛龍的繪畫靈感,來自將非洲藝術與立體派造形予以結合。畢卡索的立体派後來發展成一種相對的立体派,而林飛龍則找尋到一種造形蛻變的感覺。畢卡索曾給予林飛龍自信心,而布荷東則對林飛龍有決定性的影響。布荷東認為原始藝術具有隱喻性,它是動感的而非靜態的,它隨時都在準備轉化,一種隱喻的動力學(Dynamics of Metaphor),他認為原始藝術本身即具有詩學。

  綜觀林飛龍一生的藝術演變,他可以說是二十世紀中葉最具獨特風貌的藝術家之一,他的獨創性並不是因為得利於與同時代知名的畢卡索及布荷東交往關係而來,林飛龍的獨特性主要源自他全然拒絕了西方傳統的藝術正典,此種拒絕正典的精神,可以說影響到二十世紀後半葉的藝術革新運動。林飛龍開始創作時,正當西方世界轉首開始關注第三世界的多元文化財富時,此多元文化財富先前不是被忽略,就是完全被當成民俗或人種學看待,而林飛龍卻能將嶄新的知覺意識融入,創造出一種具有高層次意涵的藝術造形,此種造形已與傳統切斷關係,它改變了過去的藝術策略,而重新建立起新的地理與美學疆界。他的後期作品<叢林>已全然放棄了西方的傳統。

  儘管林飛龍投入了大量心力於創作,他並未隨五○年代所流行的自動技法前進,不管他如何添加潛意識的形象或夢境,均不會像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那樣藐視繪畫。林飛龍所潛心探討的是普世的生存價值,因此,他所結合的多元派別,在前衛藝術世界中即顯得格外突出,也正反映了他在西方藝術斷裂後的獨特才華表現。林飛龍來自歐洲與拉丁美洲背景的混雜文化,讓他能從多重視角來觀察西方世界,他那多元超然的豐富元素,包容了非洲、加勒比海等各方資源。林飛龍可說是多元族裔具体化表現的代表人物,他已超越族群社會階級區分,堪稱為二十世紀第一位真正探究人類本質的藝術大師。

【本文作者簡介】

  • 姓名:曾長生
  • 生日:1946
  • 出生地:上海
  • 學歷:紐約大學藝術博士班、師大美研所藝評組博士班
  • 經歷:旅居歐美地區三十年。出版藝術論著三十餘種,發表藝術論述專文近三百篇。並曾應邀在台灣、南北美洲與歐洲等地區美術館與畫廊舉行過三十多次個人畫展。
  • 現任:任教台藝大、世新、淡大
  • 專長:藝評、藝術創作、文化論述
  • 最近一次展覽名稱時間地點:2005 天梯系列 天棚藝術‧台北
花狼系列 曾長生 
  1. 2 Responses to “第三世界美學大師 ── 林飛龍的叢林系列”

  2. 混雜文化與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
    .分類:藝文專欄2010/03/16 00:14
    .【族群關係與文化公開學術講座】

    講題:混雜文化與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

    (Hybridity and Latin American Magic Realism)

    講師:曾長生(Pedro Tseng)

    (台藝大/淡大/世新 助理教授; 台灣美術院院士)
    時間:2010年3月24日(週三) 16:10-18:00
    地點: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簡報室(B310)

    一、前言: 美洲多元文化的類型
    1、加拿大的拼盤文化; 2、美國的大融爐文化; 3、拉丁美洲的混雜文化

    二、拉丁美洲的原始美學—從野性思維到魔幻現實主義
    許\多原始部落在進行祈求時,其儀式與藝術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巫師戴特製的服飾和面具,所呈現的象徵圖式,是人類最早的寓意符號。美洲的印弟安人儀式往往帶有舞蹈、歌唱和擊鼓。
    馬雅人、阿茲特克人、印加人都崇拜太陽神,也都有進行過活人獻祭儀式的歷史,殺人獻神活動,除了隱含教人服從、敬畏、認同等意義外,主要是教人敢於戰鬥,敢於死亡。至於眾人先圍著犧性者跳舞,乃是能夠激發情緒,使人亢奮起來,這種經祭司精心安排的感官侵襲,以後就演變成狂喜的嘉年華會。
    經過血與火的洗禮,當印弟安人跳起被改編具有天主教味的宗教舞蹈時,心中還是惦記著光榮的祖先。如今,印弟安文化、西班牙文化和非洲裔文化,已成為拉丁美洲文化的三個源頭,此三大文化的匯合,影響了拉丁美洲的文化藝術,這就是神奇美洲的現實。
    源自歐洲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混合著拉丁美洲的雜種文化,轉化為世人所熟知魔幻現實主義(Magic Realism)的風行。林飛龍(Wifredo Lam)可說是多元族裔具体化表現的代表人物。
    1、信奉超自然力量的美洲原始文化; 2、原始藝術與野性思維; 3、原始主義與現代藝術; 4、原始美學中的象徵符號; 5、羽蛇神是馬雅文化太陽神的化身; 6、太陽祭舞蹈中凡人與神靈相遇; 7、另一張臉乃精心構成的虛幻皮相之美; 8、從超現實到魔幻現實; 9、第三世界美學多元文化代表人物—林飛龍。

    三、拉丁美洲現代主義的特色
    1、「荒謬」與「魔幻」
    2、混血雜交造就拉丁美洲藝術活力
    3、由文學與藝術來尋找真實的認同
    4、拉丁美洲現代主義策略
    綜觀拉丁美洲現代主義,所採行的策略,不外乎結盟(Alliances)、併吞(Swallowing)、相對論述(Counter-discourses)、價值顛倒(Value inversions)、挪用(Appropriations)、混合(Mixtures)與雜交(Hybridizations)等。其中運用較成功\的,如巴西的塔西娜.亞瑪瑞(Tarsila do Amaral)所提倡「食人族」(Anthropophagy)的併吞策略、烏拉圭的華金.多瑞斯加西亞(Joaquin Torres-Garcia)所主張的「倒置地圖」(Inverted Map)策略,以及古巴的維夫瑞多‧林(Wifredo Lam)在<叢林>中所採取的挪用策略等,都是極具代表性的知名例証。這也難怪西方現代藝術史家要稱拉丁美洲的現代主義為「另類現代」(Other Modernity)或是「身分解放」(Liberation of Identity),甚至於還有人把活躍於叢林間而頻頻上新聞媒體的墨西哥與秘魯游擊隊員,謔稱為「後現代游擊隊」(Post-Modern Guerrillas)。

    四、魔幻現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的關係
    在超現實主義影響拉丁美洲的漫長掙扎歷史中,曾出現過許\\\多巧合的歷史性事件。巴黎的超現實主義畫家們,運用自由聯想來助長他們的實驗精神,而自由聯想的最深層即是「心靈自動主義」(Psychic Automatism)。在拉丁美洲,仍然有許\多印第安人維持著人類與大自然間交通的鮮活關係;巴黎文化圈對部落神話與習俗如此認真的探究,使得拉丁美洲的畫家深深受到鼓舞,這也促使大家在一九二○年代後期,逐漸形成一股強烈的企盼,希望建立起一種與歐洲及美國均不相同的拉丁美洲身份認同,當巴黎的超現實主義變成歐洲知識界的主要勢力時,許\多拉丁美洲的畫家卻已經開始轉而致力以大眾生活的題材。當拉丁美洲的畫家將超現實主義的激進並置的理念,運用於地方文化的特定暗示時,奇特的結合情景即出現了。
    魔幻繪畫的荒謬概念,在一九八八年印第安拿波里美術館所舉行的「拉丁美洲的魔幻藝術」大展中,表露無遺,該項展覽的總策劃霍里戴(Holliday Day)在展覽說帖中稱:「魔幻藝術的特點就是交錯並置,扭曲或是合併形像與素材,如此可藉與我們正常預期相矛盾的造形及圖像,來延伸其經驗……,魔幻的因子可以包含在任何一種風格形式中。 」

    五、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代表人物
    1、巴西食人族宣言; 2、第二代超現實主義大師馬塔; 3、第三世界美學大師林飛龍; 4、拉丁美洲藝術中的政治詩學–三大師與墨西哥壁畫運動; 5、新一代的嘲諷哲學—肥胖的蒙娜麗莎; 6、構成主義通博論; 7、悲壯的卡蘿(母性/獸性/感性)—拉丁美洲女性藝術家代表人物。

    ◎ 延伸閱讀
    1、 曾長生,《拉丁美洲現代藝術》,1997,藝術家; 2、曾長生,《第三世界美學大師–林飛龍》,2004,藝術家; 3、曾長生,《卡蘿》,1997,塔森出版社; 4、曾長生,《墨西哥壁畫大師–里維拉》,2003,藝術家出版社; 5、曾長生,《超現實主義藝術》,2000,藝術家出版社; 6、曾長生,《另類現代》,2001,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參考書目
    1、 林徐達譯,《文化批判人類學》,桂冠,2004; 2、吳信鴻譯,《藝術人類學》,亞太,1995;
    3、劉其偉,《藝術人類學》,雄獅,2002; 4、李幼蒸譯,《野性的思維》,聯經,1998; 5、丁由譯,<原始思維》,商務,2001; 6、王志明譯,《憂鬱的熱帶》,聯經,2001; 7、Leslie Bethell,“A Cultural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8; 8、賈士蘅譯,《美洲印第安人的文化》,商務,2004; 9、劉偉祥譯,《神秘消失的馬雅文明》,達觀,2004; 10、薛絢譯,《阿茲特克帝國》,貓頭鷹,2001; 11、楊智清譯,《印加文明-太陽的子民》,時報文化,2003; 12、沈小榆,《印加的智慧》,經典,2003; 13、曾長生,《拉丁美洲現代藝術》,藝術家,1997; 14、曾長生,《另類現代》,北美館,2001; 15、曾長生,《林飛龍》,藝術家,2004; 16、曾長生,《超現實主義藝術》,藝術家,2000; 17、賓靜蓀譯,《巫士.詩人.神話》,立緒,2003; 18、段茗川,《安第斯山的神鷹》,世潮,2003; 19、柳鳴九主編,《未來主義.超現實主義.魔幻現實主義》,中科,1987; 20、陳國強主編,《文化人類學辭學》,恩楷,2002。

    By petersky on 三月 23, 2010

  3. 紀念素人藝術家林淵(20週年)學術研討會
    主講人: 曾長生(Ph. D. Pedro Tseng)
    講題: 素人藝術與原始美學—探原生藝術中的野性思維
    時地: 2011/09/24,埔里牛耳石雕公園會議廰

    一、林淵的無黨無派與性趣盎然談起
    林淵*(1913–1992)和吳李玉哥、洪通等都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樸素藝術家」。南投埔里的牛耳公園的石雕,都是林淵的作品。65歲做石雕69歲作畫、刺繡,林淵的故事、石雕、彩繡、彩繪都具有相同的意象,但是卻用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用油漆作圖,其飽和的色彩和油漆的易乾性,特別顯現筆觸和線條的趣味。其作品題材圍繞人和動物來作發展,但卻呈現出神性、人性和動物性三種情緒的激盪。其原始的情懷、粗獷陽剛的造型,來自他生活的歷練和背景。
    二、原生藝術的定義
    什麼是「原生藝術」?連發明此一名詞的杜布菲(Jean Dubuffet)都花了好幾十年的時間來思索與定義,原生藝術顯示了出於自發性與原創性的特質,而較少依賴傳統藝術與文化的陳腔濫調,且作者都是沒沒無聞又與職業藝術圈沒有關係的人。其主要類型包括:「精神病人」(Insane)的創作、「通靈者」(spiritualist)藝術,以及來自各行各業的「自學者」(self-Taught)。而「自學者」必須要有邊緣傾向的社會出身背景,並具有原創性與顛覆性的表現,同時還必須與那些崇尚大師風範,經常有商業傾向的「樸素藝術」(Naive Art)有所區別。
    三、原生藝術的演化
    一九四八年杜布菲籌創「原生藝術協會」(Art Brut society),找到超現實主義領袖布列東加入,不過在布列東的想法,正常的自學者只是用一種有意識的精神狀態來從事創作,而精神病人與通靈者的創作,則是直接來自他們的「非意識」,至於像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或作家等能夠成功解放他們潛意識的專業藝術家,則有更多的能力創作出更豐富、更複雜、更完整的作品來。
    杜布菲並不贊同超現實主義者對「瘋狂」的解釋,更不認同他們以一種造假的方式去模擬瘋狂或所謂的「潛意識」,正如他在<愛原生藝術更甚於文化藝術>文中所稱,這些知識分子的價值是遠比不上那些自學者。到了七○年代,杜布菲開始修正他的觀點,認為「純粹的原生藝術,不可能完全免除任何一種文化的影響」,他已不再將「原生藝術」的判斷標準建立在作品的純潔無瑕,或是藝術表現形式的解放,而是對環境或創作條件的堅持與不屈。
    四、法國現代原始人: 薛薩克
    有「現代原始人」之稱的賈斯東.薛薩克(Gaston Chaissac 1910-1964),一九四七年經由杜布菲的協助,在巴黎的「彩虹畫廊」舉行他的第一次個展後,即一腳踏入「原生藝術」(art brut)的泥沼中。實際上他對二十世紀的視覺造形實驗,其默默的頁獻並不亞於畢卡索及克利等重要藝術家,其藝術更是直接影響到杜布菲的創作,然而由於他是一個未經學院認證的自學者,加上卑微的鞋匠出身,致使他終身埋沒於鄉野。如今被現代的多元社會,終於追認了他應有的歷史地位。
    五、原始美學中的野性思維
    從原始藝術中,我們可以探掘出藝術最原始,而又最內在的本質。文化人類
    學家李維史陀(Levi Strauss)即認為,愈屬於原始階段的民族,它的神話愈接近人類心靈的結構,是最樸素、純潔,也最能豐富地表現人類的本性。當今的藝術教育推展,應該以藝術人類學來滋潤人類禁錮已久的心靈,以發展出嶄新的思維方式與非制式化的創作模式。
    從文化人類學的觀點來考察藝術,其方法是與美術史及傳統美學不同,人類學偏重探討藝術本質的人類思想的還原,所謂原始思維與原始美學,即藝術創作最根本的工作,是要透過原始藝術的型態,對藝術發生各種機制的考察,尋求出藝術最原始而又最內在的本質精神性。

    關鍵字: 素人藝術、原生藝術、原始美學、野性思維

    By petersky on 十月 19, 2011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