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奧達里斯克

2008/09/01 – 10:37 上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8,990次

文/林欽賢

「奧達里斯克」(The Grande Odalisque) 安格爾(Ingres, 1780~1867)
「奧達里斯克」(The Grande Odalisque) 安格爾(Ingres, 1780~1867) 1814
Oil on canvas
35 1/4 x 63 3/4 inches (89.66 x 162.05 cm

  在我有限的視野裡,有一些經典繪畫不時浮現在腦中,「它們」時常引領我的思緒回到目擊的現場,只能說,這就是「經典」的魔力。而巴黎羅浮宮正廳裡的某根柱子,對我而言,似乎既遙遠…,又親切,因為柱子上懸掛著人說多了兩節脊椎骨的奧達里斯克(Odalisque)──安格爾(Ingres)遺留給世界最煽情的一宗神秘,與最誠實的一股壓抑。

  有一種對「女神」的特殊崇拜儀式,似乎成了藝術家的傳統,這種傳統從米羅的維納斯雕像所代表的古希臘藝術,歷經文藝復興威尼斯畫派的吉奧喬尼(Giorgione,1478?~1510)、提香(Titian, 1488~1581)…,到法國新古典主義的安格爾,大師們將情慾昇華與合理化的書寫,始終持續不絕,這些「藝術經典」承載著男性對女性的透視、微觀,與想像,既現實又夢幻…,對我而言,安格爾的這幅奧達里斯克,幾乎是大師人生中最坦誠的生命告白,不僅是其美學造詣的完整體現,也是某個時代藝術思潮的完美句點。

  當代德國史學家貢布里其(E.H.Gombrich)形容安格爾是十九世紀首要的保守派畫家,堅持絕對準確的訓練而藐視即興散亂之作,很多藝術家不同意他的藝術觀點,卻欽羨其穩實的技術…。我也經常表示贊成安格爾對藝術創作過程中該有的理性精神,這種態度與藝術家對「熱情」的詮釋並不牴觸,以「冷靜」的筆調畫出「赤誠」的欲望,不就是優雅、浪漫的奧達里斯克所要表明的?

  回憶起六年前目睹奧達里斯克的原作時,在展覽廳內熱鬧的人群裡,我卻能屏息凝神,對身旁環境視若無睹地…與奧達里斯克眼神交會,她的身體就像緩緩的階,引領世人一步步地以溫柔來了解女性,透明的肌膚質感、蛇蟒一般的線條,與東方文明的神秘,在近乎黑色的背景前凝結成紀念碑式的雕刻,她泰然靜止的斜臥是一種深情的等待──等待被更好的言語來詮釋。

  身處學術界,不時聽聞各式的美學辯證,然而每當想起奧達里斯克,就覺得,藝術的說服力應該來自無言靜默的藝術品本身,不是嗎?不會說話的奧達里斯克,就像一個有靈的生命,人們總是能輕易地感受她(它)的存在。

【本文作者簡介】

  • 姓名:林欽賢
  • 生日:1968
  • 出生地:台灣宜蘭
  • 學歷: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畢業
  • 經歷: 奇美藝術人才培訓獎、廖繼春油畫創作獎……等。作品為教育部、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等典藏。
  • 現任: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美術系專任副教授
  • 專長:西方繪畫材料與創作,與其相關的理論、美學。擅長以古典寫實的繪畫形式來創作,製造出現實與夢境交織的幻覺圖像,以作為論述當代文化現象的藝術手段。
  • 最近一次展覽名稱時間地點:
    1.《集體記憶》─第七屆廖繼春油畫創作獎得獎者個展,2008 5 3-6 22,台北市立美術館3C展覽室
    2.《土地、海洋、記憶─林欽賢寫實藝術之美》個展,2008 8 29-9 6,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國家文化總會
林欽賢作,《福爾摩沙之歌》,油彩、畫布,182x227cm,2008
林欽賢作,《福爾摩沙之歌》,油彩、畫布,182×227cm,2008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