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盪於說明與繪畫性之間的「真菌類」

2008/11/28 – 2:38 下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7,286次

文/盧怡仲

Terry Winters 真菌類
「真菌類」 Terry Winters 1982

  1995年前後,我購得一本 Terry Winters 畫冊。當時讓我毫不猶豫肯花鉅資 ( 旁人不見得如此認為 ) 買下精裝本的關鍵,就是見到了這件「真菌類」作品的圖片。

  1980年代的抽象藝術因著時代思潮推演有了所謂「新抽象」的擴展,其實就是把抽象的絕對性加以鬆動;象徵、寓意、說明等具有敘事功能的語詞進入了遊走、互涉與擺盪的修飾之中發酵且混沌化。

  Terry Winters 在80年代採取的「書籍圖例標式」結構與「抽、具象遊走」性格是其突出國際藝壇的主要形式特質,一種混沌、曖昧式的生命力呈現,遊走在似曾相識的有機形色中;標幟了時代議題精神的精準,也突顯其特質在思潮中形式執行成功的定位。

  「真菌類」一作,是1982年「新抽象」初期發展時的代表。他從早期冷峻極限抽象進入重回敘事的「後現代」時,走的還是分析與邏輯演繹;各種真菌菇類的形貌,透過各類描繪的繪畫性,擺盪在鋼索危繩美感之上而毫無做作,優游、隨性的筆法,在看似沉鬱的背景色中自然鋪陳,說明性的架構漸次安置在各個層級的位階時,井然且帶著濃濃的詩意。

  在牧谿「六柿圖」不斷影響的體驗中,我有了以下的武斷 - 一種西方理性哲思的禪意,詮釋出現代主義絕對化困境之下的睿智與出口,但也就只這一件作品較為貼近東方式的體驗。

  整體 Terry Winters 創作的精采應該是固守在他一貫的粗獷、霸道筆勢與原生、初始結叢造形的立意之中,然而其90年代走向身體器官和血色心理驚悚反射張力的抽象及組合性創作,以及近年來倒走美化畫面肌理、重複結叢造形的系列發展,似乎離開時代議題與自我創見較遠,而有所沉寂。

  筆者自1986年以來的各個創作階段發表,都緊守本土社會精神論述,亦是強化「曖昧,游移」的語言性格,其主要的原因 - 在台灣島域文化型及向來就有「曖昧,游移」氛圍孕育的人文氣質裡,進而拓展與開發互涉、擺盪性的語言系統,應該是條恰如其分的思索方向,與強化自我特質的氣魄。

【本文作者簡介】

盧怡仲(張國治 攝影)
盧怡仲(張國治 攝影)
  • 姓名:盧怡仲
  • 生日:1949.10.14
  • 出生地:台北
  • 學歷: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
  • 經歷:在藝網 負責人
  • 現任:畫家
  • 專長:油彩,複合媒材創作
  • 最近一次展覽名稱與時間地點: 2007年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華夏悲憫」個展
「飛舞 丙」 盧怡仲 97 x 130 cm 油彩、增厚劑、木板 2008
「飛舞 丙」 盧怡仲 97 x 130 cm 油彩、增厚劑、木板 2008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