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作品

2008/02/29 – 11:09 上午
這篇文章被點閱了 7,222次

文/李欽賢

青木繁(日本) 海之幸 畫布油彩 67.0×178.7㎝ 1904年
石橋財團 東京BRIDGESTONE美術館藏

  長卷式畫面的移動張力、進行曲節奏般的裸身行列 ,草稿般筆法的青澀告白,深深震撼卅幾年前初探日本美術的我。後來進一步研讀畫家傳記及時代背景,更令人慨嘆畫家的才氣追過了生命,作者青木繁(1882-1911)僅活到廿九歲。他的誕生正逢明治洋畫運動如火如荼;短暫人生結束於明治年代的尾端,此又象徵了一個時代的終結。

  青木繁出生九州福岡久留米市,1904年7月東京美術學校畢業後,偕朋友共四人赴千葉縣布良海岸寫生,畫下這幅令當年畫壇議論紛紛的「海之幸」。

  海之幸,意思是海洋思典,幸賜漁獲。海之幸有如日本傳統生活的史詩,青木繁在洋畫訓練的基礎上汲取土著性滋養,投下明治洋畫初創期的迥異品味,美術史早已公認是整個明治年間最精彩的傑作。

  照理說,「海之幸」應該有日本吉祥圖騰作象徵;青木繁卻完全揚棄庶民扮裝圖像,採洋畫裸體人物突顯漁夫凱旋的步伐,雕塑性尤勝於繪畫性,打破了東京美校的黑田清輝長年主導模仿法國古典作風,另外求出東方歷史文學的詩情。

  但是1907年之後,青木繁的作品未被首回「文展」所青睞,抑鬱的青春,困頓的生活,加上病魔摧折,他拖著孱弱的身體四處放浪,1911年,這顆在藝術之海綻放過異彩的流星急遽殞落。

  所幸,九州久留米出身的石橋財團成立石橋美術館,早就慧眼獨具購藏了「海之幸」,將青木繁這幅以青春血淚交織而成的畫作永留人間。

【本文作者簡介】

李欽賢,國立藝專美工科畢業,長期從事中學工藝教學,業餘全力投入美術史的準備工作,遍閱藝術史冊,最後鎖定中國、日本與台灣的美術交流為研究專長。著有《台灣美術歷程》、《日本美術史話》、《日本美術的近代光譜》、《浮世繪大場景》、《大地‧牧歌‧黃土水》、《色彩‧和諧‧廖繼春》、《氣質‧獨造‧郭柏川》、《高彩‧智性‧李石樵》、《綠野‧樂章‧廖德政》、《台灣美術使之旅》 等書。
車站問月(夜車站系列)  李欽賢 水彩

回應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