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京明珠:風雪杉松圖

文/靳杰強  當我第一次看見這幅李山作的「風雪杉松圖」便深愛上它。那是一九六九年我初搬來華盛頓巿郊的時候。我不覺在這裡一住便三十多年。在這些年頭,我不知去過佛瑞爾美術館多少次,而每次看到這張畫,我都一再留連欣賞。這是住在美京近郊的特級享受……



始知真放在精微 ── 北宋趙克敻的〈藻魚圖〉

文/林章湖  從小在家學影響之下,我對傳統繪畫即耳濡目染,也注定日後走向書畫創作這條路。生性隨和善感,喜愛的題材也多。就在年少時期,我隨家父在澳底與福隆公職的緣故,一住十年之久,因此孕育我日後畫魚畫水的靈感。僅就我畫魚系列經驗中印象至為深刻──北宋畫魚名家趙克敻〈藻魚圖〉,來說明它的藝術價值以及對我畫魚系列的內涵啟發……



松風泉聲,譜出一紙天籟 ── 李唐的萬壑松風圖

文/黃永川  李唐是天才型的藝術家,曾任宋徽宗時的待詔,山水、人物、走獸無不兼擅且精。人物動物重在形似之間的情意與性靈之表達;山水則妙在旨趣與造境。<萬壑松風圖>是李唐75歲時所作,主峰在畫面正中,兩側作疊瀑下探,峭壁延伸,形成景境幽深,氣勢磅礴的壑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