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幽谷圖

文/陳宏勉  我還在國立藝專讀書時,博物館的展覽是我認知來源最重要的地方之一,那時博物館展出的方式很樸素,去參觀的感覺比現在輕鬆不拘束,定期邀請許多當時著名的畫家當場揮毫,甚至合作。學生們和對書畫有興趣的民眾,都可由這些活動,直接的去了解和觀察畫家們繪畫的製作過程、材料和用筆、用色的方法。這些活動方式,在1990年博物館走入新的專業結構後,這種老少無形傳續的氣氛逐漸消失了,也是傳統水墨有些式微的原因之一……



廬山圖的發想

文/林淑女  從事花鳥畫創作二十五年,由寫意花鳥到工筆重彩一路走來,由綿密繁複的筆到放鬆自在的意,其間創作歷程讓我心震撼,深覺意猶未盡的,卻是一張山水圖,深刻地引領我在一種虛無空間中,找尋希望源頭,開啟一種墨與彩結合,工筆與寫意相融的空間營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