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畫第一章 ── 余承堯的教授

文/李賢文  從事美術文化工作近四十年,看過無數古今中外的畫作,然對我個人而言,最具意義的是一張余承堯先生的水墨小品「學畫第一章」,它是余老應我之求而示範的畫作。



瑪蘭社的印象

文/林永發  村上英夫(無羅)所作瑪蘭社印象,描寫台東瑪蘭社原住民部落生活的景象。1927年台灣總督府舉辦第一回台展,即鼓勵畫家表現本島自然環境的景致,呈現在地的風格,因此很多畫家都登山臨水,直接面對自然寫生,開啟了台灣美術的一扇大門。



長沙馬王堆一號墓「T形帛畫」

文/袁金塔  1924年超現實主義畫家發表宣言,至今還不到百年,但遠在紀元前約168年左右,中國人所繪製的一幅西漢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墓帛畫,其精神內涵卻與超現實主義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超現實主義的根基在於挖掘夢境的無所不能,和心靈的自由抒發,特別是「夢幻」的表現,是其最大特色。



英雄回首即神仙 ── 徐渭草書詩

文/徐永進  徐渭是晚明書壇大草的代表人物,更是大文學家和畫家。徐渭是真情至性的人,往往能充分融入宇宙自然,觀照萬物,再把宇宙森羅萬象融入筆裡,寫出他內在的真實。這是個英雄的時代,人人都想當英雄,向外征服,若能悟得徐渭的「英雄回首即神仙」,放下名韁利鎖,就能如閒雲野鶴神仙般的自由自在……



張大千幽谷圖

文/陳宏勉  我還在國立藝專讀書時,博物館的展覽是我認知來源最重要的地方之一,那時博物館展出的方式很樸素,去參觀的感覺比現在輕鬆不拘束,定期邀請許多當時著名的畫家當場揮毫,甚至合作。學生們和對書畫有興趣的民眾,都可由這些活動,直接的去了解和觀察畫家們繪畫的製作過程、材料和用筆、用色的方法。這些活動方式,在1990年博物館走入新的專業結構後,這種老少無形傳續的氣氛逐漸消失了,也是傳統水墨有些式微的原因之一……



廬山圖的發想

文/林淑女  從事花鳥畫創作二十五年,由寫意花鳥到工筆重彩一路走來,由綿密繁複的筆到放鬆自在的意,其間創作歷程讓我心震撼,深覺意猶未盡的,卻是一張山水圖,深刻地引領我在一種虛無空間中,找尋希望源頭,開啟一種墨與彩結合,工筆與寫意相融的空間營造……



美京明珠:風雪杉松圖

文/靳杰強  當我第一次看見這幅李山作的「風雪杉松圖」便深愛上它。那是一九六九年我初搬來華盛頓巿郊的時候。我不覺在這裡一住便三十多年。在這些年頭,我不知去過佛瑞爾美術館多少次,而每次看到這張畫,我都一再留連欣賞。這是住在美京近郊的特級享受……



我看雲岡大佛

文/李再鈐  雲岡大佛──山西大同雲岡石窟編號第20窟主尊釋迦造像,風風火火已在長城腳下豎立了一千五百年。在雕塑藝術範圍內,無疑的是一件最令我激賞的作品,也最值得後世永續頌讚並使萬古長存的,那不因它是一座高達十五公尺的巨大石雕之故……



始知真放在精微 ── 北宋趙克敻的〈藻魚圖〉

文/林章湖  從小在家學影響之下,我對傳統繪畫即耳濡目染,也注定日後走向書畫創作這條路。生性隨和善感,喜愛的題材也多。就在年少時期,我隨家父在澳底與福隆公職的緣故,一住十年之久,因此孕育我日後畫魚畫水的靈感。僅就我畫魚系列經驗中印象至為深刻──北宋畫魚名家趙克敻〈藻魚圖〉,來說明它的藝術價值以及對我畫魚系列的內涵啟發……



松風泉聲,譜出一紙天籟 ── 李唐的萬壑松風圖

文/黃永川  李唐是天才型的藝術家,曾任宋徽宗時的待詔,山水、人物、走獸無不兼擅且精。人物動物重在形似之間的情意與性靈之表達;山水則妙在旨趣與造境。<萬壑松風圖>是李唐75歲時所作,主峰在畫面正中,兩側作疊瀑下探,峭壁延伸,形成景境幽深,氣勢磅礴的壑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