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的風景 ── 柯洛的「靜泉之憶」

文/鄭治桂  多少次,我在台北的畫展人潮中佇立靜觀某一張畫,迷而忘我;許多個日子,曾在羅浮宮中無人的長廊留連一整個下午,不知不覺融入了時光。即使在離開巴黎十年之後,我仍常想起柯洛的一張畫 – <靜泉之憶>。



維梅爾的「花邊女工」

文/黃銘昌  在羅浮宮一處不顯眼的角落,懸掛了一幅十七世紀荷蘭畫家楊‧維梅爾(Jan Vermeer)的小畫—「花邊女工」。初見畫作,只覺一份與眾不同的氣質,日久下來,我越發覺得那平凡的室內主題呈顯出無比的安詳和靜謐,彷彿說明美和時光的停留和永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