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的晚禱

文/林懷民  初中,讀到余光中先生翻譯的「梵谷傳」。原來米勒是法國人,跟寫「悲慘世界」的雨果,「基督山恩仇記」的大仲馬一樣,都是法國人。我也一口氣認識好幾個梵谷的朋友:高更,馬奈,莫內,竇加……



讀蘇東坡〈寒食帖〉

文/林銓居  書法是我們的文化中絕對特有的藝術——我指的是,東西方文明在視覺藝術、文學、建築、舞蹈或戲劇等所有類別的藝術中都各有千秋,在古代與當代繁多的藝術形式中都各有突破,但唯獨對書法的欣賞、解讀與創作,是中華文化獨有的機密。中亞也有書法,但它的主要表現是文字的裝飾美;近現代有以抽象線條來完成繪畫的藝術品,但它的主要表現是空間與質感的形式美。這些都可以視為書法美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