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百位名家話百畫



光的使者 ── 林布蘭

文/李足新  林布蘭是美術史上最善於表現「光」的藝術家,總在深且重的黑暗之中,賦與戲劇性的光線,使畫中的人物有了質量感,也有了生命。「夜巡」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件作品。



羅伯特.龍古 ── 美國當代藝術大師

文/徐瑞  當我在學習現/當代藝術觀念時,我的老師盧怡仲先生提到「並置」手法,並傳了一張美國當代藝術家—羅伯特.龍古的作品《壓力》讓我參考。打開電腦上的圖檔,一張十分犀利的圖像跳入眼中,好像被刺了一下,感到震撼。



我看 MILTON AVERY 的畫 

文/徐秀美  初看美國畫家MILTON AVERY的繪畫時,被他如孩童般生澀而有點呆拙的筆調給吸引住,也為他異樣的視覺語彙打了許多問號,他——是怎樣子在看這個世界呢?



恩佐‧古奇 ── 逆探深層之視覺驚奇

文/劉永仁  我從米蘭搭乘火車至威尼斯參加開幕,進入綠園城堡的展場及軍火庫展場,從國家館到主題展館,彷彿走入藝術叢林觀賞難以數計的作品,其中最引起我關注的就是:義大利超前衛藝術家恩佐‧古奇(Enzo Cucchi)的作品……



光 ── 詩般的繪畫

文/顧何忠  「光」是西方藝術裡最引人入勝的表現,「光」亦使得藝術品充滿神秘的美感;在西方藝術作品中,「光」一直以多種樣貌被呈現,且融涵著累世的象徵意義,創作者彷彿領受著初道天光以來所有的恩澤。靜觀安東尼奧.婁拜茲.卡西亞(Antonio Lopez Garcia 1936-)的作品,雙眼將被飽滿且躍動的光線盈満,如入畫中之境且有著不可言喻的溫潤感受。



學畫第一章 ── 余承堯的教授

文/李賢文  從事美術文化工作近四十年,看過無數古今中外的畫作,然對我個人而言,最具意義的是一張余承堯先生的水墨小品「學畫第一章」,它是余老應我之求而示範的畫作。



米勒的晚禱

文/林懷民  初中,讀到余光中先生翻譯的「梵谷傳」。原來米勒是法國人,跟寫「悲慘世界」的雨果,「基督山恩仇記」的大仲馬一樣,都是法國人。我也一口氣認識好幾個梵谷的朋友:高更,馬奈,莫內,竇加……



詩的風景 ── 柯洛的「靜泉之憶」

文/鄭治桂  多少次,我在台北的畫展人潮中佇立靜觀某一張畫,迷而忘我;許多個日子,曾在羅浮宮中無人的長廊留連一整個下午,不知不覺融入了時光。即使在離開巴黎十年之後,我仍常想起柯洛的一張畫 – <靜泉之憶>。



路易‧康(Louis KAHN)的境界

文/薄茵萍  美籍建築師路易‧康(Louis KAHN)不只是令人欣賞、服氣,甚而是由衷地感動。他是一個很用心理解「人」和尊重人的人,並且是一個非常準確的人。你站在他設計的作品中的每一個空間裏都會覺得舒適……



畫魂

文/洪根深  一九九五年冬,參展「台灣當代水墨畫展」,有機會到法國北方奧維爾,當年梵谷(Vincent Van Gogh)創作「群鴉亂飛的麥田」的地方。我以虔敬的心憑弔梵谷兄弟的墓園,順著小徑走到此圖創作的那片賣田交叉點。